由电视剧《小别离》引发的低龄留学讨论热近期持续发酵。据教育部统计,从1978年到2015年底,中国出国留学人员累计高达404.21万人。其中,2015年出国留学人数52.37万人,比2014年增长13.9%,而低龄留学生便占了一半以上。留学低龄化热潮背后有何原因和利弊?光明网记者采访了著名教育学者、博士,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,请他来谈一谈“中国式小别离”。

  

  “低龄留学热”折射教育焦虑

  对国家来讲,如果有很多中产阶级选择让自己的孩子出国留学,甚至低龄留学,实际上反映出这些家庭对于国内教育的某种不满情绪,包括对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。目前我国的基础教育更多关注学生的分数,束缚了学生的个性和兴趣发展。高等学?;故侨狈Π煅У奶厣?,与一流大学相比还缺乏竞争力。因此,只有改变我国的教学环境,才能吸引更多优秀的学生在国内读书而不是低龄留学。

  

  留学存个体差异,切忌盲目跟风

  对个体来讲,留学是个体的选择要根据个体情况,不应该盲目跟风从众,要结合孩子的具体个性能力。以长远的学业和职业发展规划,再作出选择。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从每个家庭角度分析,是否送子女出国留学,何时送子女出国留学,是个体的权利。一些家庭看别人的孩子出国,然后也想着将自己的孩子送出国,但适合他人的成长路,并不一定适合自己,出国留学是十分个性化的选择。面对出国不可起攀比之心更不能盲目追风。

  

  留学应更关注“教育回报”

  至于留学的价值,我认为最主要应该关注的是给学生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,但是现在很多人特别关注留学之后海归的身份是不是会给学生贴金,但其实随着出国留学生的人数增加,海龟的身份本身也不值钱了。投入和产出的积极回报当然是一方面,但是更多的是关注教育的回报,就是教育对一个人一生成长的作用,关键在于出国留学的过程中,你的能力、素质是否得到提高,更重要的是能否有更加健全的人格,和更加健全的身心,这是很重要的。而对于国家来讲,应该考虑到现在家长对孩子接受更好教育的需求,来改善我国教育的环境以增强我国教育的国际竞争力,这是面对低龄留学的个体和社会的理性态度。

  

 ?。ü饷魍钦撸和趺溃?/strong>

熊丙奇

著名教育学者、博士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

新闻背景

由电视剧《小别离》引发的低龄留学讨论热近期持续发酵。据教育部统计,从1978年到2015年底,中国出国留学人员累计高达404.21万人。其中,2015年出国留学人数52.37万人,比2014年增长13.9%,而低龄留学生便占了一半以上。留学低龄化热潮背后有何原因和利弊?

往期回顾

栏目简介

1961年,邓拓在《北京晚报》的《燕山夜话》专栏陆续发表杂文,这些杂文敢于正视现实,大胆评论各种不正之风, 并融思想性、知识性、趣味性于一炉,发人深省。光明网现推出《新燕山夜话》专栏,承继《燕山夜话》的品格和精神,聚焦当前社会发展、社会主义核心体系建设中的热门话题,邀请各领域、各行业的中青年知识分子,以有声评论的方式进行深入解读。

如果您对当今社会发展中的热点问题有深入的思考和独特的见解,或者在生活、工作中积累了一定的智慧和经验,并 愿意与网友分享,欢迎将您的个人简介及联系方式发送至邮箱xysyh@www.westeda.com,我们将及时回复您的来信。

栏目策划:光明社区

责任编辑:刘雪纯

手机光明网

光明网版权所有